公务员 民意 聊城 会展       首页
网城 工艺 徽文化 要闻 华人 周刊 富利 今日谈 企业债 新媒体 政史版 文学 楚才 规划
您的位置:主页 > 文学 > 公务员 > 公务员

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 毁容医疗事故一次次上演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整形手术失败很多,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 毁容医疗事故一次

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整形手术失败很多,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 毁容医疗事故一次次上演

在北京,人们随处都可以看见“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的大形广告招牌,“北京叶子”也以其强大的广告效应吸引了众多爱美女性的眼球。岂不知在现代社会人造美女层出不群的“美丽神话”背后,毁容医疗事故也一次次悲情上演。来自哈尔滨的宋女士就是其中的一个悲情角色。

从2008年6月的一天开始,直到今天,宋女士由原来的自信乐观随着毁容后的心情,一天天开始孤僻,她独自躲在没人的角落不停地照着镜子,心陷炼狱,生不如死。这位曾经貌美如花的女人,倾囊10万元,却买来了“美丽的灾难”。一年来,在北京叶子整形医院的“车轮陷阱”中,她原本如花的容颜不再,留给她的是凹陷如坑的双脸和僵硬如石的面肌……恶梦般的日子如影随形。

整容前的宋女士,从她童年到成人的照片看,可以说宋女士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女。除了曾经做过鼻弓手术外,她的五官,用中国人审美的标准来看,缺陷很少。而在2009年7月4日,记者所见到的宋女士,远看气质很好,身条也很好,但走近时,当她摘掉那副恨不得把整张脸都遮住的太阳镜时,我看见了一张极其别扭的脸,她的笑显得困难,面肌僵硬,双脸下凹成坑,颧骨便由此显得更为突起,笑容真的成了人们所言的“皮笑肉不笑”了,更为可怕的是,用手摸摸那张被“叶子医院”吸脂后的脸时,双颊是两块坚硬如石的硬疙瘩。看到她,便会让人联想到骷髅与画皮。宋女士说,她的脸自从美容后,就像时时有人用皮筋拉着一样,脸肌僵死,哭笑不能自如,整张脸都没有了知觉。

难以抵挡的美丽诱惑

2008年6月的一天,宋女士驱车走在京通快速公路时,看到一个超大广告牌“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加之印象中,原来电视上经常出现的这家医院就在自己的眼前,于是她就想,在首都北京,如此气势的广告招牌,该医院美容效果一定是一流的。她想到自己曾因鼻息肉做过鼻弓手术,修复后的鼻弓处经常感染,于是就动了到此修补的念头。

2008年6月16日,宋女士不会忘记让她恶梦开始的这一天。

宋女士来到叶子医院的初衷,只是为了弥补一下曾因鼻息肉留下的后遗症,因经常感染,想修复一下鼻腔而已,那料到,一到医院,看到舒适优美的环境,前台的黄小姐极其的热忱,心中便有了更多的信心。医院的黄小姐一开始对她的气质与身材大加赞赏,在十分肯定她的美貌之后,对她的五官流露出一丝遗憾,说她脸上的肉有些松弛,如果往上提升一下,效果将大不一样;如果修修前额的凹坑将会更加前庭饱满;如果把脸吸脂后将会是一张精细妩媚的瓜子脸;如果鼻弓修复后,再垫一个鼻尖,层次和轮廓会更加分明;如果做一下眼袋修复,将还原青春。这张脸配上她的身材,美,将在她的身上缔造一个神话,会更加完美……医院大夫全是知名专家,技术一流,经验丰富等等,在这一通美丽诱导下,年已五十的宋女士,虽然说在同龄人中,她仍为貌美娇女,但对自己毕竟已逝的青春开始有了底虚,所以,宋女士追求完美的心情让她下了决心,不惜重金,当时就从卡上划出了61470元的巨资,迈出了依靠叶子医院来打造自己青春亮丽美梦的第一步。

容颜不再

四个多小时的全麻手术后,宋女士做了所谓的额头填充、眉弓填充、修复隆鼻术及隆鼻等几项诊疗项目。当她下了手术床后,一照镜子就发现自己的脸已全部变形,但号称专家的主刀大夫张某轻松地对她说,几天后将无比完美,让她尽管放心。6月30日,宋女士在医院满怀承诺、确保无误的鼓动下,接着做了眼部、脸部吸脂、面部提升三项,又花去了33060元。当天晚上10点多钟,宋女士才从全麻的状态中苏醒,请求主刀大夫送一下自己,但是从医院回到家里后,她从镜子里发现自己的鼻孔一大一小,效果很不理想。于是第二天一早就找到了医院,寻找主刀的张大夫,但张大夫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医院说张大夫去了外地,后来又说由于张大夫晚上送病人回家触犯了医院的纪律,已被院方开除了。十多天过后,身在外地的张某主动打电话给宋女士,并询问了她的情况,同时给了宋女士一些鼓励的话语,说慢慢会好起来的。

宋女士发现自己日渐凹陷变形的双脸,发展的趋势并不如医院所说的会好起来,而是越来越糟糕,而且在张大夫那里,她也间接地证实了自己被毁容的事实,同时,她从张大夫那里得知,之所以不能及时联系上张大夫,是因为在此医院任职的大夫,都由医院统一配备手机,一旦调离,将全部由医院收回。为是的不被把客源带走。张大夫来此医院上班只有一月就被开除的另一原因,是因为他并不能完全履行医院的理念__竭尽“忽悠”之能事,让来此的消费者最大限度地消费。炒掉张大夫后,医院对于宋女士的医疗护理也并没有安排由别人续接。宋女士心中的慌恐自不必说,她几乎放弃了自己的生意,放弃了公众场合,把自己埋在隐蔽的角落,带着医院“慢慢会好起来的说法”,不失希望地等待自己曾如花的容颜,真的能在“叶子”的整形后变得更加亮丽起来。她向自己的亲己都隐瞒了整容的事实,但是她的变化却在亲戚中已经引起了不少的骚动,母亲看着一向貌美的女儿一下变得不成人形,如此不堪,以为得了不好的病症。宋女士悄悄咨询了一些医生,获得了一个偏方后,她拼命地啃着猪手来增肥,目的是让自己无比消瘦下陷的脸上能有一点肉感。宋女士说,现在她一听到猪蹄、猪手时就会想吐。

事过半年后,在2008年12月16日,宋女士再也等不到“美丽的神话”能出现时,来到了医院,叶子医院的李院长亲自接待了她。对她脸部的不理想状况提出从肚上吸脂进行补救,并由李院长亲自主刀。

结果,全麻后的再次手术,让宋女士变形的脸一事无补,反而她的肚子上又为了美丽永远地留下了一道七公分长的痛苦印记。直到现在,回忆起来,宋女士说:“为了美,我遭了老罪了,为了补救塌陷的脸,肚上开刀吸脂,疼痛与疤痕就不说了,其他整容部位的不理想,我都顾不上了,只是我的脸,太吓人了,变得没了人形。”更让宋女士气愤的是,所谓李院长亲自主刀一说,是在她手术后直到第二天,她一直没看到李院长的人影儿,而是一名叫范某的大夫过来问这问那,她才明白自己再次上当。在范某推荐下,宋女士在黑龙江省美容整形医院整形科王大夫那里,才得知范某原来是王某的同学,范某只是一个实习大夫。当宋女士再次回到北京时,范某已离开了叶子医院。

而自己经过补救的脸照样没有好转的迹象。可以这样讲,宋女士的美丽只属于过去,她拿着自己曾经的照片,对美丽只有追忆。看得出,一位较为精致的女人曾有的优越与优雅,而现在在记者面前,她变得像祥林嫂一样,痛苦而又麻木地一次次向人述说着自己的无助与悲情。她说:“容貌对于女人,有时比生命还重要,因为自己太在意美,所以做出如此荒唐的决定,不惜重金,重铸青春,结果,特别是在我的事业有成的现在,美容的失败让我没了自信,性格因此而变得怪异,身心没了健康,生不如死啊……”

“车轮陷阱”

整形失败导致自己容颜被毁的事实,让宋女士一直在期许中度过了难熬的近三个月时间,于2009年2月2日,宋女士再次来到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这一次,叶子医院的负责人对宋女士的脸部情况,招集了黄教授与一位牛教授前来会诊,黄教授最后决定注射“玻尿酸”以填充下陷的双脸,并说半年后,脸自然就会好起来。

但事过半月后,宋女士刚填充起来的脸又开始凹陷,22日,再次来到医院进行交涉,院方说“玻尿酸”注射失败。

2月26日,叶子医院请出了专职大夫王毅超,为她注射一种叫“爱贝芙”的美容剂。因为此针剂是皮层注射,要求严格(注射深浅都有严格要求,不达标准将出现事故),而且此针剂非常昂贵,一支约7800元,叶子医院就是这样,也为宋女士开出了20支此针剂,来补救宋女士下陷的双脸。当时王毅超大夫为她注射了15支后,要她等待恢复,说需要一定时间。与此同时,院方还为她报销了原来手术费用5000元及来回的车票。

当宋女士回到哈尔滨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的脸依然下陷得厉害,于是又给医院打电话,院方的态度是原来的院长已经辞职,并与她已经终止了补救协议。当宋女士亲自再次来到叶子医院时,医院又重新续接起关于对她继续实施补救。

5月27日,王毅超大夫再次为宋女士注射了10支“爱贝芙”,但在注射过程中,宋女士发现一边注射一边针剂往外开始溢出,发现自己脸部肌肉已经再注射不进去了。即使这样,王大夫告诉她,在今年的9、10月份时再来接受下一次的补救……

前后加起来的四次注射让宋女士的脸不再有弹力,凹陷处成为两大坑,而内部却结成了两块硬如石头的僵死东西,让宋女士的脸成了“皮笑肉不笑”的状态……

“他们让我在三个月又三个月的修复等待中,我的病情越来越重,发展情况越来越糟糕,让我重新康复的希望灰飞烟灭。我已经五十一岁了,现在连青春的尾巴都没有了,而且我也等不了了,再把我的脸交给他们,结果将会是什么?这一年来,脸上无数次的发青与伤痛,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的事实证实了,我陷进了他们“车轮陷阱里”,越陷越深,越走越远……可怕的9月份,我还敢再来吗?”宋女士说这些话时,一切美好不再,神情绝望。

谁丢了“脸面”?

事后,宋女士回想自己一年来走过这段恶梦般的日子,她说:“我发现从我进院的第一天起,就走进了一个“美丽神话”的陷阱,一环扣着一环,无法走出。无数次的全麻手术,该院竟然没有为我开出过一次正规的发票,全是盖着“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公章的收费单。频繁的换大夫,辞掉员工的做法,本该让我有所醒悟的,而且张准大夫曾告诉过我,叶子医院曾多次出现过整形失败者,医院都采取了私了的办法作结。但是,我是上了船的人,无法再下来。事后,我从网站上看到有关所谓的专职大夫王毅超,曾在2004年1月就为一位女孩注射“爱贝芙”出现过事故,曾为此王大夫还经了官司,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叶子医院竟然把这样的大夫奉为专职大夫或是专家,可想他们的医疗效果会是什么?我想我惨痛的教训会给每一位爱美的女性以衷告和警示。”

针对宋女士在叶子医院的经历和她所说的话,在媒体了解采访此事时,当记者拔通了叶子医院的电话,进行核实,一位自称姓叶的女士说:“宋女士是在敲诈医院,医院已经为她补救花进去20多万元了。”但该院的法律顾问李女士却对记者如是说:“来此就医的人不会出现这种现象,也许是宋女士的体质有问题,也许是医疗技术上的问题,我们医院一直都在为她作着补救,修复需要时间,至少得半年以上,但宋女士现在向医院提出赔偿以终止我们之间协议,我们也在协商中。”事后,这位法律顾问在与记者的电话沟通中,又说宋女士的身份值得怀疑,说宋女士来此整容或许是有预谋的。进而对本社也提出许多质疑:寻问杂志的网站以及是否为非法刊物,杂志的主管单位及领导是谁,还有她认识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单位的领导,而且全是处级以上的领导等等一些与新闻事实无关的话。

在宋女士提出赔偿,该医院拒绝后,宋女士向该院所在的朝阳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提出封存病历档案申请,7月14日,卫生部门开始介入调查。

而当我们想对此事进行了采访时,院方无一人接受我们的电话采访,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迟。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和疾病病情的不断变化,医疗纠纷中新案件、新矛盾也大量出现,美容整形官司也成了医疗纠纷的“大户”。因此,爱美的人在追求美丽的同时必须慎之又慎,否则很容易毁了自己的“脸面”。人们不禁要问,网站上那些宣传有关叶子的品牌、叶子的荣誉、叶子的团队,现实中宋女士的惨痛教训,再加上叶子医院对此类毁容事故的态度,这一切说明了什么?宋女士的确是遭到了毁容,但真正丢了“脸面”的却又是谁呢?

结果,全麻后的再次手术,让宋女士变形的脸一事无补,反而她的肚子上又为了美丽永远地留下了一道七公分长的痛苦印记。直到现在,回忆起来,宋女士说:“为了美,我遭了老罪了,为了补救塌陷的脸,肚上开刀吸脂,疼痛与疤痕就不说了,其他整容部位的不理想,我都顾不上了,只是我的脸,太吓人了,变得没了人形。”更让宋女士气愤的是,所谓李院长亲自主刀一说,是在她手术后直到第二天,她一直没看到李院长的人影儿,而是一名叫范某的大夫过来问这问那,她才明白自己再次上当。在范某推荐下,宋女士在黑龙江省美容整形医院整形科王大夫那里,才得知范某原来是王某的同学,范某只是一个实习大夫。当宋女士再次回到北京时,范某已离开了叶子医院。

而自己经过补救的脸照样没有好转的迹象。可以这样讲,宋女士的美丽只属于过去,她拿着自己曾经的照片,对美丽只有追忆。看得出,一位较为精致的女人曾有的优越与优雅,而现在在记者面前,她变得像祥林嫂一样,痛苦而又麻木地一次次向人述说着自己的无助与悲情。她说:“容貌对于女人,有时比生命还重要,因为自己太在意美,所以做出如此荒唐的决定,不惜重金,重铸青春,结果,特别是在我的事业有成的现在,美容的失败让我没了自信,性格因此而变得怪异,身心没了健康,生不如死啊……”

“车轮陷阱”

整形失败导致自己容颜被毁的事实,让宋女士一直在期许中度过了难熬的近三个月时间,于2009年2月2日,宋女士再次来到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这一次,叶子医院的负责人对宋女士的脸部情况,招集了黄教授与一位牛教授前来会诊,黄教授最后决定注射“玻尿酸”以填充下陷的双脸,并说半年后,脸自然就会好起来。

但事过半月后,宋女士刚填充起来的脸又开始凹陷,22日,再次来到医院进行交涉,院方说“玻尿酸”注射失败。

2月26日,叶子医院请出了专职大夫王毅超,为她注射一种叫“爱贝芙”的美容剂。因为此针剂是皮层注射,要求严格(注射深浅都有严格要求,不达标准将出现事故),而且此针剂非常昂贵,一支约7800元,叶子医院就是这样,也为宋女士开出了20支此针剂,来补救宋女士下陷的双脸。当时王毅超大夫为她注射了15支后,要她等待恢复,说需要一定时间。与此同时,院方还为她报销了原来手术费用5000元及来回的车票。

当宋女士回到哈尔滨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的脸依然下陷得厉害,于是又给医院打电话,院方的态度是原来的院长已经辞职,并与她已经终止了补救协议。当宋女士亲自再次来到叶子医院时,医院又重新续接起关于对她继续实施补救。

5月27日,王毅超大夫再次为宋女士注射了10支“爱贝芙”,但在注射过程中,宋女士发现一边注射一边针剂往外开始溢出,发现自己脸部肌肉已经再注射不进去了。即使这样,王大夫告诉她,在今年的9、10月份时再来接受下一次的补救……

前后加起来的四次注射让宋女士的脸不再有弹力,凹陷处成为两大坑,而内部却结成了两块硬如石头的僵死东西,让宋女士的脸成了“皮笑肉不笑”的状态……

“他们让我在三个月又三个月的修复等待中,我的病情越来越重,发展情况越来越糟糕,让我重新康复的希望灰飞烟灭。我已经五十一岁了,现在连青春的尾巴都没有了,而且我也等不了了,再把我的脸交给他们,结果将会是什么?这一年来,脸上无数次的发青与伤痛,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的事实证实了,我陷进了他们“车轮陷阱里”,越陷越深,越走越远……可怕的9月份,我还敢再来吗?”宋女士说这些话时,一切美好不再,神情绝望。

谁丢了“脸面”?

事后,宋女士回想自己一年来走过这段恶梦般的日子,她说:“我发现从我进院的第一天起,就走进了一个“美丽神话”的陷阱,一环扣着一环,无法走出。无数次的全麻手术,该院竟然没有为我开出过一次正规的发票,全是盖着“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公章的收费单。频繁的换大夫,辞掉员工的做法,本该让我有所醒悟的,而且张准大夫曾告诉过我,叶子医院曾多次出现过整形失败者,医院都采取了私了的办法作结。但是,我是上了船的人,无法再下来。事后,我从网站上看到有关所谓的专职大夫王毅超,曾在2004年1月就为一位女孩注射“爱贝芙”出现过事故,曾为此王大夫还经了官司,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叶子医院竟然把这样的大夫奉为专职大夫或是专家,可想他们的医疗效果会是什么?我想我惨痛的教训会给每一位爱美的女性以衷告和警示。”

针对宋女士在叶子医院的经历和她所说的话,在媒体了解采访此事时,当记者拔通了叶子医院的电话,进行核实,一位自称姓叶的女士说:“宋女士是在敲诈医院,医院已经为她补救花进去20多万元了。”但该院的法律顾问李女士却对记者如是说:“来此就医的人不会出现这种现象,也许是宋女士的体质有问题,也许是医疗技术上的问题,我们医院一直都在为她作着补救,修复需要时间,至少得半年以上,但宋女士现在向医院提出赔偿以终止我们之间协议,我们也在协商中。”事后,这位法律顾问在与记者的电话沟通中,又说宋女士的身份值得怀疑,说宋女士来此整容或许是有预谋的。进而对本社也提出许多质疑:寻问杂志的网站以及是否为非法刊物,杂志的主管单位及领导是谁,还有她认识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单位的领导,而且全是处级以上的领导等等一些与新闻事实无关的话。

在宋女士提出赔偿,该医院拒绝后,宋女士向该院所在的朝阳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提出封存病历档案申请,7月14日,卫生部门开始介入调查。

而当我们想对此事进行了采访时,院方无一人接受我们的电话采访,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迟。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和疾病病情的不断变化,医疗纠纷中新案件、新矛盾也大量出现,美容整形官司也成了医疗纠纷的“大户”。因此,爱美的人在追求美丽的同时必须慎之又慎,否则很容易毁了自己的“脸面”。人们不禁要问,网站上那些宣传有关叶子的品牌、叶子的荣誉、叶子的团队,现实中宋女士的惨痛教训,再加上叶子医院对此类毁容事故的态度,这一切说明了什么?宋女士的确是遭到了毁容,但真正丢了“脸面”的却又是谁呢?

结果,全麻后的再次手术,让宋女士变形的脸一事无补,反而她的肚子上又为了美丽永远地留下了一道七公分长的痛苦印记。直到现在,回忆起来,宋女士说:“为了美,我遭了老罪了,为了补救塌陷的脸,肚上开刀吸脂,疼痛与疤痕就不说了,其他整容部位的不理想,我都顾不上了,只是我的脸,太吓人了,变得没了人形。”更让宋女士气愤的是,所谓李院长亲自主刀一说,是在她手术后直到第二天,她一直没看到李院长的人影儿,而是一名叫范某的大夫过来问这问那,她才明白自己再次上当。在范某推荐下,宋女士在黑龙江省美容整形医院整形科王大夫那里,才得知范某原来是王某的同学,范某只是一个实习大夫。当宋女士再次回到北京时,范某已离开了叶子医院。

而自己经过补救的脸照样没有好转的迹象。可以这样讲,宋女士的美丽只属于过去,她拿着自己曾经的照片,对美丽只有追忆。看得出,一位较为精致的女人曾有的优越与优雅,而现在在记者面前,她变得像祥林嫂一样,痛苦而又麻木地一次次向人述说着自己的无助与悲情。她说:“容貌对于女人,有时比生命还重要,因为自己太在意美,所以做出如此荒唐的决定,不惜重金,重铸青春,结果,特别是在我的事业有成的现在,美容的失败让我没了自信,性格因此而变得怪异,身心没了健康,生不如死啊……”

“车轮陷阱”

整形失败导致自己容颜被毁的事实,让宋女士一直在期许中度过了难熬的近三个月时间,于2009年2月2日,宋女士再次来到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这一次,叶子医院的负责人对宋女士的脸部情况,招集了黄教授与一位牛教授前来会诊,黄教授最后决定注射“玻尿酸”以填充下陷的双脸,并说半年后,脸自然就会好起来。

但事过半月后,宋女士刚填充起来的脸又开始凹陷,22日,再次来到医院进行交涉,院方说“玻尿酸”注射失败。

2月26日,叶子医院请出了专职大夫王毅超,为她注射一种叫“爱贝芙”的美容剂。因为此针剂是皮层注射,要求严格(注射深浅都有严格要求,不达标准将出现事故),而且此针剂非常昂贵,一支约7800元,叶子医院就是这样,也为宋女士开出了20支此针剂,来补救宋女士下陷的双脸。当时王毅超大夫为她注射了15支后,要她等待恢复,说需要一定时间。与此同时,院方还为她报销了原来手术费用5000元及来回的车票。

当宋女士回到哈尔滨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的脸依然下陷得厉害,于是又给医院打电话,院方的态度是原来的院长已经辞职,并与她已经终止了补救协议。当宋女士亲自再次来到叶子医院时,医院又重新续接起关于对她继续实施补救。

5月27日,王毅超大夫再次为宋女士注射了10支“爱贝芙”,但在注射过程中,宋女士发现一边注射一边针剂往外开始溢出,发现自己脸部肌肉已经再注射不进去了。即使这样,王大夫告诉她,在今年的9、10月份时再来接受下一次的补救……

前后加起来的四次注射让宋女士的脸不再有弹力,凹陷处成为两大坑,而内部却结成了两块硬如石头的僵死东西,让宋女士的脸成了“皮笑肉不笑”的状态……

“他们让我在三个月又三个月的修复等待中,我的病情越来越重,发展情况越来越糟糕,让我重新康复的希望灰飞烟灭。我已经五十一岁了,现在连青春的尾巴都没有了,而且我也等不了了,再把我的脸交给他们,结果将会是什么?这一年来,脸上无数次的发青与伤痛,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的事实证实了,我陷进了他们“车轮陷阱里”,越陷越深,越走越远……可怕的9月份,我还敢再来吗?”宋女士说这些话时,一切美好不再,神情绝望。

谁丢了“脸面”?

事后,宋女士回想自己一年来走过这段恶梦般的日子,她说:“我发现从我进院的第一天起,就走进了一个“美丽神话”的陷阱,一环扣着一环,无法走出。无数次的全麻手术,该院竟然没有为我开出过一次正规的发票,全是盖着“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公章的收费单。频繁的换大夫,辞掉员工的做法,本该让我有所醒悟的,而且张准大夫曾告诉过我,叶子医院曾多次出现过整形失败者,医院都采取了私了的办法作结。但是,我是上了船的人,无法再下来。事后,我从网站上看到有关所谓的专职大夫王毅超,曾在2004年1月就为一位女孩注射“爱贝芙”出现过事故,曾为此王大夫还经了官司,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叶子医院竟然把这样的大夫奉为专职大夫或是专家,可想他们的医疗效果会是什么?我想我惨痛的教训会给每一位爱美的女性以衷告和警示。”

针对宋女士在叶子医院的经历和她所说的话,在媒体了解采访此事时,当记者拔通了叶子医院的电话,进行核实,一位自称姓叶的女士说:“宋女士是在敲诈医院,医院已经为她补救花进去20多万元了。”但该院的法律顾问李女士却对记者如是说:“来此就医的人不会出现这种现象,也许是宋女士的体质有问题,也许是医疗技术上的问题,我们医院一直都在为她作着补救,修复需要时间,至少得半年以上,但宋女士现在向17biye.com医院提出赔偿以终止我们之间协议,我们也在协商中。”事后,这位法律顾问在与记者的电话沟通中,又说宋女士的身份值得怀疑,说宋女士来此整容或许是有预谋的。进而对本社也提出许多质疑:寻问杂志的网站以及是否为非法刊物,杂志的主管单位及领导是谁,还有她认识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单位的领导,而且全是处级以上的领导等等一些与新闻事实无关的话。

在宋女士提出赔偿,该医院拒绝后,宋女士向该院所在的朝阳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提出封存病历档案申请,7月14日,卫生部门开始介入调查。

而当我们想对此事进行了采访时,院方无一人接受我们的电话采访,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迟。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和疾病病情的不断变化,医疗纠纷中新案件、新矛盾也大量出现,美容整形官司也成了医疗纠纷的“大户”。因此,爱美的人在追求美丽的同时必须慎之又慎,否则很容易毁了自己的“脸面”。人们不禁要问,网站上那些宣传有关叶子的品牌、叶子的荣誉、叶子的团队,现实中宋女士的惨痛教训,再加上叶子医院对此类毁容事故的态度,这一切说明了什么?宋女士的确是遭到了毁容,但真正丢了“脸面”的却又是谁呢?

结果,全麻后的再次手术,让宋女士变形的脸一事无补,反而她的肚子上又为了美丽永远地留下了一道七公分长的痛苦印记。直到现在,回忆起来,宋女士说:“为了美,我遭了老罪了,为了补救塌陷的脸,肚上开刀吸脂,疼痛与疤痕就不说了,其他整容部位的不理想,我都顾不上了,只是我的脸,太吓人了,变得没了人形。”更让宋女士气愤的是,所谓李院长亲自主刀一说,是在她手术后直到第二天,她一直没看到李院长的人影儿,而是一名叫范某的大夫过来问这问那,她才明白自己再次上当。在范某推荐下,宋女士在黑龙江省美容整形医院整形科王大夫那里,才得知范某原来是王某的同学,范某只是一个实习大夫。当宋女士再次回到北京时,范某已离开了叶子医院。

而自己经过补救的脸照样没有好转的迹象。可以这样讲,宋女士的美丽只属于过去,她拿着自己曾经的照片,对美丽只有追忆。看得出,一位较为精致的女人曾有的优越与优雅,而现在在记者面前,她变得像祥林嫂一样,痛苦而又麻木地一次次向人述说着自己的无助与悲情。她说:“容貌对于女人,有时比生命还重要,因为自己太在意美,所以做出如此荒唐的决定,不惜重金,重铸青春,结果,特别是在我的事业有成的现在,美容的失败让我没了自信,性格因此而变得怪异,身心没了健康,生不如死啊……”

“车轮陷阱”

整形失败导致自己容颜被毁的事实,让宋女士一直在期许中度过了难熬的近三个月时间,于2009年2月2日,宋女士再次来到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这一次,叶子医院的负责人对宋女士的脸部情况,招集了黄教授与一位牛教授前来会诊,黄教授最后决定注射“玻尿酸”以填充下陷的双脸,并说半年后,脸自然就会好起来。


上一篇:继续深扒曝光黑中介北京乾弘佳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原北京筑建宏远商务信息咨询曝光黑中介北京乾弘佳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下一篇:钱花在刀口 交通、社福施政有感

 
深度报道
·260两黄金龟王 澎湖元宵夜亮相
·湖南长沙爱同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怎么样骗子
·女子花7万元整形变朝天鼻 美容院:美学没有标
·老兵口述|李接福:昆仑关一个坑就埋了4500名
·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法院请你维护一下司法公正
·王牌对王牌!内马尔蹲点KD 送35号巴萨球衣(图
·百脑汇销售骗局,防不胜防。
·贝约翰加盟费多少?贝约翰加盟骗局事件平均每
·曝光合肥正大中西医结合医院发布虚假违法广告
·贵州中晟茶叶违法诈骗,非法经营期货,诈骗罪
·潮流空间家居生活馆假宣传不可信
·冒充学术打假的伪君子,是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茂名高州市冼太文化体育中心项目无理拖欠运费
·江苏天鼎投资公司投资虚假宣传夸大宣传哄骗诱
·杭州美莱整形医院注射玻尿酸毁容事件没效果脸
·角美生殖医学门诊部太坑了 手术过程中强加项
·珠江客运取消来往香港至江门斗门港航班
·深圳升学教育培训机构骗人骗钱
·[转载]围观你这个超级骗子公司,四川美逸嘉实
·趣投资发布逾期公告,分七期偿还
·清山漫香林变成了清山慢香林
·中文歌曲唱响马达加斯加
·這個你也信? 是不是有病???
·国家发改委:稳妥有序推进煤炭消费替代工作
·勇士宣布签约落选秀,他的新秀宣言太让人心酸
·呼和浩特市第十一届大召文化庙会21日开幕
美丽璧山
本地要闻
·上海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行政部门有侵害
·郑州市中牟县刘集镇政府公开威胁政府涉黑,往
·尊敬中共中央纪检委、检察院、公安部领导:
·理财收益现短暂上扬
·武汉仁爱医院怎么样?多名网友举报其实为骗子
·揭秘在义乌微创医院治疗时的被骗经历!!!
·斯坦科维奇杯:中国男篮VS埃及男篮直播
·北京联科肾病医院是大骗子,害人太深!,洪荒
·北京市中融信达非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是骗子
·出钱换自由!距离沙特九位王子全部释放还差10
·广州王芳淘宝店铺出售劣质假货大家注意
·新日电动车财务作假上市黑幕资本市场隐患谁来
·《通信网路》中磊前进MWC,发表LTE
·普京下令击落客机/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实骗局!博宝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野山参交易
·曝光合肥正大中西医结合医院发布虚假违法广告
·[转载]河南内乡县:默河马山口段多处采沙破坏
·我被桂林博仕医院骗了,简直后悔死了(转载)
·北京聚仁科技有限公司旗下贝贝牛母婴生活馆就
·贝约翰加盟费多少?贝约翰加盟骗局事件平均每
·大家一起抵制、揭发当前的抢盐狂潮
·[转载]300元能治好的病花了6500没痊愈九江九
·全台最高稻草狗 农博福旺迎新春
·幸福钱庄平台连续5日限制提现,谨慎上车!要
·关于《最高法发布信用卡诈骗犯罪大数据:东南
·《台北股市》台股MSCI权重2降1升,金管会:影
网城 工艺 徽文化 要闻 华人 周刊 富利 今日谈 企业债 新媒体 政史版 文学 楚才 规划
主办:深港门户网丨 运营维护:信息中心 丨 关于我们 丨 广告服务 丨 意见反馈
深港门户网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13 http://www.osg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